名人名商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名人名商 首页 新闻聚焦 查看内容

世界地缘政治将发生剧变

2016-12-24 22: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1| 评论: 0

摘要: p.p1 {margin: 0.0px 0.0px 10.0px 0.0px; font: 11.0px 'Trebuchet MS'; -webkit-text-stroke: #000000} p.p2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font: 12.0px Times; color: #656565; -webkit-text-stroke: #6565 ...

世界地缘政治将发生剧变?




简直就像惊悚电影中的画面:一个帅气而且不留胡须的土耳其年轻警官,从背后枪杀了有点憨胖的俄罗斯大使,由于大使正在做关于土耳其人看俄罗斯摄影展的开幕讲话,刺杀画面被电视直播记录下来,震惊了世界。有人联想到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萨拉热窝事件,当时一个塞尔维亚青年在街头连开七枪,刺杀了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夫妇,引发了一连串地缘政治剧变。

 


12
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出席活动。 
12
19日发生在安卡拉一间画廊的这起刺杀案,显然与俄土深度卷入的叙利亚战事有关。土耳其枪手在镜头前高喊:不要忘记阿勒颇,不要忘记叙利亚。(重复一遍)。我们的土地不安全,你也不会有安全。我不会活着出去。在这个暴政中有份的人,个个都会付出代价。不管是不是障眼法,我们都不能回避叙利亚的人道灾难。 











哪怕小半年前的7·15未遂军事政变魔术般拉近了埃尔多安和普京的关系,土耳其和俄罗斯还是在叙利亚这个绞肉机战场存在深刻的战略不兼容。

埃尔多安一心想要巴沙尔·阿萨德下台,直到本月才改口称在叙利亚只为反恐,不反他人,而持续4年多的阿勒颇战役,以近日叛军获准携带轻型武器撤离,基本宣告了阿萨德的大获全胜。这对支持反阿萨德的叙利亚土库曼族势力(与土耳其人族裔接近)的埃尔多安来说,就像牙被拔掉后,只能吮吸牙床窟窿一样悲伤。


而且,这是一种在土耳其反对派中也广泛存有的民族情绪。喊出不要忘记阿勒颇的恐怖分子,就是在打这张悲情牌,以阻止土耳其政府进一步向俄罗斯靠拢。

谁都不会忘记,仅仅一年前,11·24土耳其战机击落越界俄战机事件,让普通土耳其人对俄罗斯同仇敌忾,甚至那之后土耳其反对党领导人访俄,都被看作卖国行为。而埃尔多安去年底访问沙特时,土沙两国恨不得要建立一个针对俄罗斯、伊朗和阿萨德政权的军事联盟。

然而,一场涉及几万人的短命军事政变,就改变了这个反俄剧本的上半部。而这个剧本的下半部,也可能因俄罗斯驻土大使被直播射杀而改变结局。

麦夫柳特·迈尔特·阿特林塔斯,伊兹密尔警校毕业,隶属于安卡拉防暴警察部队,赫然是凶手。鉴于他已被当场击毙,埃尔多安大可以说他也是影子政府居伦集团的一员,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事先筛查责任,撇得干干净净。因为与伊斯兰国派死士渗透不同,居伦教士集团的卧底行动是十多年前就开始的,防不胜防。


俄罗斯将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但表示相信土方会进行全方位的周密调查。普京表示:这明显是意图破坏俄土关系改善和正常化的挑衅,是破坏俄土伊等国所推进的叙利亚和平进程的挑衅。所以,土耳其外长还是会按计划访俄,安卡拉版萨拉热窝事件并没有成真。 



话说伊斯兰国早就引经据典,预言将在叙利亚的大比丘迎来与罗马大军的末日决战,俄媒今年10月判断叙利亚或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策源地,特朗普随后声称希拉里的叙利亚政策或将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众所周知亲俄的特朗普1219日正式被全部共和党选举人(306票)拥戴为下届总统,以及这次的俄罗斯大使遇刺事件,却可能成为拔除第三次世界大战引信的一个契机。

最有力的证据之一就是:白宫发言人称,美国在以各种形式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上,是与俄罗斯和土耳其一致的;国务卿克里表示,美国愿帮助俄土调查卡尔洛夫大使遇害事件。

最大可变量土耳其来看,尽管阿萨德政权的阿勒颇收复战让埃尔多安心有不甘,但比起境外同族情谊(不少土耳其人加入叙利亚土库曼旅反击阿萨德,此刻哀鸿遍野),埃尔多安在这个节骨眼上,更需要国内和地区局势稳定,以阻止在国内不断发难的库尔德人与叙利亚、伊拉克境内得到欧美支持的库尔德人武装连成一片。 


许多人忽略了,今年2~6月土耳其首都和伊斯坦布尔4次严重恐袭中,除6·28阿塔图尔克国际机场恐袭是伊斯兰国的车臣势力所策划外,另几起很可能是库尔德人激进派在作案(去年11月土耳其重新大选前,针对安卡拉火车站外左翼人士和库尔德人集会的特大爆炸袭击,则是伊斯兰国所为)。而就在俄大使遇刺前9天,伊斯坦布尔市中心塔克西姆广场附近的连环爆炸,造成44人死亡,约160人受伤。库尔德组织库尔德斯坦自由之鹰事后认领袭击,该组织曾认领今年3月在安卡拉以一辆车弹袭击两辆公交车的事件。

在这个已经上升为主要矛盾的库尔德人问题上,埃尔多安是可以向普京争取帮助的。因为俄罗斯的两大盟友——叙利亚和伊朗政府,都不希望库尔德势力坐大,从而催生大库尔德斯坦建国噩梦。要知道,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最终政治目标,是建立包括1/3土耳其、1/10叙利亚、1/5伊拉克和1/7伊朗领土的库尔德共和国。

原本,叙利亚政府军和叙北部的库尔德人武装井水不犯河水,是因为库尔德人所占那“1/10的叙利亚是非常小的地区,独立欲望也不强烈,不过近期双方也有了摩擦。所以,埃尔多安和普京之间,某种程度上也终于可以容得下一个能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加以约束的阿萨德了。

当然,普京还要求查清大使遇刺事件的幕后黑手,而这里面依然存在若干反转的可能。

不妨比诸教皇遇刺事件。1981年,极端土耳其民族主义者阿里·阿格在梵蒂冈对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开了4枪,所幸未致命。最初凶手自称是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成员,后又暗示是克格勃授意,再后来保加利亚方面声称这是一起由美国中情局、意大利情报组织与土耳其灰狼组织(民族主义行动党的青年组织)一起策划的抹黑苏联的行动,所以教皇才数次呼吁意大利政府对凶手予以特赦,并使之获得减刑,最终回土耳其服刑。虽然美国否认策划这样的苦肉计,但其最终在2006年承认了北约短剑计划的存在,而该计划即覆盖美国中情局、意大利情报组织与土耳其灰狼组织的灰色行动。

最后顺便提及,刺杀俄大使事件尽管与诸多恐袭事件(如枪手潜入瑞士苏黎世市中心的清真寺内随机开枪,柏林西区18轮大卡车碾压圣诞集市致950伤,以及不明身份男子在美国驻土耳其使馆外开枪,还有约旦及叙利亚的零星恐袭)几乎发生在同一天,但它们的性质并不一样。刺杀俄大使事件,可能不是人们想象的激进伊斯兰教徒作案那么简单。

 



从冲击力来说,俄大使在安卡拉遇刺事件,堪比4年前美大使在班加西被杀惨案,也许近期恐袭里,只有柏林的节庆变屠场可与之相提并论。因为已有报道称,柏林恐袭的凶手为来自巴基斯坦的难民,今年2月进入德国。那么,这对正在寻求明年四连任的默克尔总理,是个不小的打击。何况,前不久德国警方查明,之前两起性侵中国女留学生的案子,嫌犯是同一名去年12月来到德国的31岁伊拉克难民;而上月在弗莱堡附近奸杀一名欧盟官方顾问女儿的嫌犯,近日也锁定为一名阿富汗难民。如果说今年7月德国在一周内发生4独狼袭击让德国人受够了的话,那么最新发生在德国首都的卡车碾人事件,或许将是执政党基民盟不可承受之重。








  


从一个更广的视野来看,上述恐袭倒可能推动美土俄之间缓和关系,联合今年受恐袭伤害最深的法德比瑞等国,将打击极端主义势力提上首要日程,就像二战期间美英苏结盟,共同对抗纳粹德国一样。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文明世界必须转变思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